你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学位论文查重乱象:买了“降重服务”论文照抄

更新时间:2021-06-09      

  第一次查重后,西南某高校应届毕业生郯苑发现,自己的毕业论文重复率远高于学校的标准。紧接着,他按降重经验帖里的方法,对论文进行了降重。遇到实在不能转述的专业名词,他则将那句话直接删掉。经过两次降重后,郯苑成功将自己毕业论文的重复率降至10%,顺利通过了学校的审核。

  记者调查发现,毕业生根据查重报告里的标注,“见红就删,见黄就改”,采用各种技巧对论文进行降重,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更有甚者,会直接购买降重服务,以期使论文的重复率达标。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新华每日电讯”(ID:xhmrdxwx),原文首发于2021年5月11日,原标题为《学位论文查重乱象:买了“降重服务”,论文照抄不误 电讯调查》。

  3月上旬,西南某高校应届硕士毕业生王奔奔接到学校通知,要求上传学位论文进行初检。为了保证顺利通过,她和另一位同学将各自的论文合成一篇,随后在网上购买了查重服务。

  王奔奔介绍,为了不被系统发现,她们调整了论文结构,去掉了所有能去掉的标题。“我们一共花了180元,每人90元。”她补充说,“查重太贵了,这么做是为了省钱。”

  记者了解到,虽然王奔奔所在的高校没有明确要求学生提交论文前自行查重,但得保证重复率低于20%。出于保险起见,大部分学生会先自查,并对照查重报告进行降重后,再提交给学校审核。

  郯苑告诉记者,他先后在学校的打印店购买了两次本科学位论文查重服务,每次198元。近期去打印文件时,发现该查重服务已涨价至228元每次。

  4月27日,记者在电商平台上搜索发现,硕博学位论文查重服务的售价普遍在500元左右,最贵的卖到了1800元。据其中一家教育专营店的客服介绍说,1800元的查重服务可以提供四份报告,并支持验证和剔除已发表文献。

  记者翻阅某政法大学学位论文学术规范审查办法发现,该校规定学位论文重复率超过10%的学生,将被延期答辩或取消学位申请资格。

  受访对象坦言,学校提供的查重次数很少,加之担心重复率超标影响论文送审,是他们争先购买查重服务的主要原因。

  目前,国内高校虽然会对学位论文进行集中查重,但其结果往往具有决定性。而据知网客服介绍,学术不端检测系统是严肃的管理工具,仅向机构提供服务,不对个人开放。为此,有论文查重需求的学生,只能通过其他渠道购买查重服务。

  记者统计发现,查重服务的月销量基本都超过2000次,部分甚至达上万次。据此计算,在电商平台上经营查重服务的部分商家,每个月的营业额可达数百万元。

  为了不被平台发现,这些商家没有将其摆上橱窗,而是引流到个人账号后,再进行交易。

  记者以应届毕业生的身份询问有偿降重服务的价格时,多位从业人士表示,会根据学生对交稿时间、重复率的要求和原论文的重复字数进行收费。

  一位从业人士说,将一篇总字数50839字、重复率为17.9%的论文,降重至10%以下需要1800元,“这个价格包降重后查重,如果不包查重,可以优惠400元”。

  “我们是老师改的,不是机器。”一家提供此服务的教育专营店联系人介绍。但当记者询问是否由高校老师负责降重时,该联系人说:“降重质量你放心,其他的不必多问。”

  多位受访对象反映,他们在网上购买查重服务后,商家除了会提供查重报告,还会附赠一份“降重指南”,给他们讲解查重规则和降重技巧。

  记者翻阅受访者提供的一份“降重指南”发现,这些降重技巧主要包括关键词同义替换、变换句式、段落分割、语义转述、删减重复部分和英汉互译等。

  因为查重系统无法识别图片,2020年西南某高校举行研究生毕业论文答辩时,参加答辩的老师在审阅论文时发现,有一位同学将文字截图后插到论文中,以达到降低重复率的目的。最终,这位学生被判定作弊,延期答辩。

  图 毕业生在毕业大型双选会上寻找就业机会。(摄于2014年4月)新华社发

  北京某高校硕士研究生黎佳等受访对象认为,种种学位论文洗稿乱象频发,与部分高校强调低重复率,并依此决定学生是否可以顺利毕业不无关系。“为了迎合学校的标准,论文可能会被改得面目全非。”黎佳说。

  西南某高校某学院院长刘某介绍,在他供职的高校,往年重复率超标的学生,离校前还有一次修正机会。从今年开始,将视情况延迟毕业,甚至有可能不能毕业。

  “针对这种通过技术手段或技巧来降重的行为,我们一定要坚决抵制,学校应当让学生认识到这种做法的错误性。”北京某高校博士生导师曾怡说。

  部分受访对象还指出,在网上购买论文查重可能会带来知识产权等方面的风险。“一些硕博毕业生的研究比较前沿,有的甚至涉密,在网上购买查重服务的风险很大。”北京某高校博士研究生冯叙说。

  有学者认为,高校实行学位论文查重制度,以及要求低重复率,是在坚守防止学术不端的底线。

  “如果连不要抄袭这个底线都守不住,那学生就干脆不要写毕业论文了。”西南某高校副教授庄权说,学生害怕查重的根源是高校对学生的科研能力和学术道德培养不足,以及学生没有认真写论文。

  但也有学者指出,高校在评审学位论文时过分依赖技术手段,实际上是一种懒政行为。

  多位受访学者介绍,目前,在学位论文初审阶段,重复率几乎已经成为唯一的标准。

  北京某高校研究生院研究生质量监督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该校每年都会有数名硕博毕业生,因论文重复率超标而延期毕业。

  在曾怡等学者看来,依靠重复率来决定学位论文是否可以被送审或参加答辩的机制有待改进。

  “创新的选题以及对科学、社会发展的价值,才是评价论文质量最重要的标准,重复率只是审核标准之一。”曾怡说。

  争论双方都认为,查重在防止学术不端行为上有一定作用,但并不能提高论文质量。“一些质量很差,或本身就是抄袭的论文经过降重后,重复率也可以达标。”华东某高校博士研究生曾林说。

  学者卢威曾撰文指出,查重更像是一种“防君子不防小人”的制度,其导致的“遵守规范者不敢引用,漠视规范者照抄不误”现象,甚至会造成“劣才驱逐良才”。

  西南某高校博士研究生李昱筱也认为,查重遏制不了抄袭,“想抄的人会换着法抄”。

  李昱筱等受访对象认为,高校在评审学位论文时过分看重重复率,可能会导致学生在写论文时唯重复率是从,被迫减少引用或进行洗稿,把经典的、反复传诵的名言,改得面目全非。

  “为了避免重复而把学界前辈精雕细琢过的句子和理论抛掉,或者改得面目全非,不利于培养学术能力。”重庆大学博士生导师郭小安说,故意改动学界前辈的经典语句,其实是一种新的学术不端,“但这通过技术手段发现不了,只能通过人为手段”。

  曾怡等学者强调,反对学术不端的大方向是对的,查重制度不能被彻底摒弃和废除。但在实际操作中必须要尊重科学规律,规范学术行为终归还是要依靠“人的因素”。他们担忧,高校在评审学位论文时过于依赖技术手段,可能会违背学术初衷,甚至导致技术异化。

  受访对象建议,学位论文评审需要从“技术为主、以人为辅”转向“以人为主、技术为辅”,查重率只能作为一种参考数据。同时还要建立相应的学位论文评价体系和操作手册,并加强学术道德教育,帮助学生树立学术诚信的意识。

  受访学者指出,国际上通行的学术评价方法是同行评价,查重率不应该,也不能成为唯一标准。

  近日,正值毕业论文答辩季,与论文相关的话题多次引发热议。其中,“翟天临,睡了吗”这一话题就在社交媒体引起了讨论。

  在该话题下,有网友称“论文改的面目全非,降重还没降下去”“学校的查重费已经飙升到800+了”“查重了四次还不过,翟天临你赔我的生活费”……

  24日凌晨,演员翟天临通过个人实名认证微博发文:“我知道写论文的过程挺难的,如果骂我能帮助大家缓解论文季的压力,那我觉得被骂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希望大家文明宣泄,宣泄完了加把劲儿,加油!保过(保佑过)”。

  而就在26日,又有学生反映,学校提供的免费中国知网账号被盗。查询后得知,其账号里附带的论文查重机会,被当作商品挂在电商平台上售卖。

  新话题#大四学生知网账号被盗后现电商平台#再次冲上微博热搜,揭开了论文查重背后的多个乱象。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澎湃新闻”(ID:thepapernews),原文首发于2021年5月26日,原标题为《查重过不了就怪翟天临?背后没这么简单》,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2018年,广东中山市警方就曾接到过此类报案,警方调查发现,账号被盗用的学生人数多达两百余人;2019年,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多名学生也曾反映,学校提供的两次论文查重机会被人占用。

  记者在多个平台搜索“知网论文查重”,发现有大量提供论文查重服务的网站与店铺,一次查重的价格从几元到上千元不等。

  对于上述情况,知网法务部工作人员回应称,“知网不对个人提供检测服务,网上售卖的知网论文检测基本都是违规的。”建议学生拿到账号后立即修改密码,如有账号被盗,应联系学校或报警。

  近些年,不少高校纷纷压低论文查重率。据中新经纬消息,有当年毕业的网友回忆称,“往年是20%的论文查重率被压至15%以下”。

  部分为论文降重担忧的毕业生选择在电商平台购买论文查重、降重服务,而论文查降重的价格也因此一路水涨船高,部分店铺内的查重价格一年内暴涨10倍。

  记者以毕业生的身份联系到某电商平台上自称可提供论文查重服务的卖家,该店客服称在售的本科论文及硕博论文查重服务皆为知网查重。店铺信息显示,本科论文查重售价220元,硕博论文查重售价1380元。

  该店所售产品的历史价格信息披露,从2020年5月至2021年5月,硕博论文查重价格从140元飙升至1380元,去年7月甚至涨至1980元,其价格一年内暴涨近10倍。

  为何高校免费查重名额会被拿到电商平台高价出售呢?中国知网法务部相关负责人此前在接受央视财经采访时曾表示,“一种情况是,高校内部存在部分人倒卖知网账号,学校有一些多余的检测篇数,可能就会被一些人拿去使用。”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赵占领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般情况下知网会将出现违约转让、租借等行为的账号进行封禁处理。

  “高校学生购买有偿论文降重服务不涉及违法,但从大原则上来讲可能存在学术行为不规范。”赵占领指出,毕业论文重复率过高不尽然是因为抄袭,很多学生只是不清楚学术规范,从而造成引用文献过多或引用格式不合理,导致论文查重率偏高。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称,花高价去购买降重服务实际上是一种投机取巧的行为,对于整个学术规范而言,没有更好发挥其执行力,更没有发挥传统论文查重的价值。

  我们常常提到“商业伦理”,而有些生意本身,就是对伦理的背离,比如论文查重的这股虚火。

  教育链条无小事,对于任何一位高校学子来说,论文查重的重要性与必要性不言而喻。其涉及人员之广、意义之关键,决定了它不同于其他服务的性质。论文查重本身带有极强的公共服务属性,理应具备人性化、规范、合理的标准。可如今,论文查重不仅很贵,而且很乱。

  最先吃不消的是一些家庭条件一般,生活费拮据的同学们。由于知网不对个人提供检测服务,学校提供的查重次数又十分有限,同学们往往不得不去淘宝等平台购买查重服务,商家们就此坐地起价,查一次重动辄就要几百甚至上千元,借用我一位同学的话来说,“比写不出论文更悲哀的,是论文写好了却没钱查重”。

  此外,这些所谓的查重服务有着很大的泄露隐私和论文内容的风险。平台中的很多商户,是集代写论文、查重、降重于一体的,他们之所以能“批量生产”论文,除了拥有极强的“洗稿”技巧外,还是因为手中有大量的论文资源。你辛辛苦苦写好的毕业论文,很有可能被他们“清洗”一波后,帮助别人拿到学位。

  还有很多商户存在坑蒙拐骗现象,提供的查重报告并不是来自知网,具有很大的误差,这也“害惨”了不少学生。

  可怕吗?毕业论文查重是学校与国家的要求,也是引导学生遵循学术底线与学术规范的应有之义,本无可非议。但问题在于,教育链条中如此关键的一环,如今却在操作、隐私等方面存在这么多的风险和漏洞,而且都要学生自己来承担,这合理吗?

  更为荒唐的是,由于知网的查重服务只针对机构,网上售卖的知网论文查重服务可以说全是违规的。比如最近有一所学校的学生发现自己学校提供的查重账号被盗,并且被当作商品挂在了电商平台上进行售卖。是谁在纵容这种违规?

  有恃无恐是因为需求巨大,首先应该反思的是知网本身。如果能在特定时段适当开通个人查重的服务,或者与学校合作,给学校更多的免费查重名额,或者进行灵活调整,对某些有特殊需求的学生酌情增加查重机会,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从根本上来说,作为一家本应提供公共服务的企业,知网没有为大家提供更好的论文查重服务,折射出的是其公共服务意识与服务能力的欠缺。

  一家独大是现实,但不能成为“店大欺客”,否则不仅是对企业初心的背离,教育生态的扰乱,学生、学校也都会用脚投票。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校方能不能也对学生多一点体谅,主动作为,努力为学生争取、提供更好的查重支持?

  这几天,许多学生因为论文查重带来的烦恼,再度在网上声讨翟天临“博士”,但发泄之后,问题的焦点不能跑偏——要浇灭论文查重虚火,就需要净化市场生态;要杜绝论文查重的违规行为,平台必须加强监管,重拳出击,露头就打。

  而知网在维护自身权益的同时,是不是也该多一点责任感,多为本来就没什么收入的学生群体考虑考虑?